尔冬今天亲薛洋了吗

#恶友组 限定首尾

#限定首尾:“我不记得他的样子。”“你叫什么名字?”
#魔道祖师
#恶友组
金光瑶视角

“我不记得他的样子了。”
我的临床叫薛洋,他特别爱跟我说他做的梦。
他因为胃病住院——我只知道这些。
他说,昨晚做了一个梦,一个很真实的梦。

“在梦里我好像不是在现代,而是穿越到了古代。”
“想象力真丰富呢。”我挖苦他。
“哎呀,听我说嘛。我跟那个记不清样子的男人之间的关系好像很好,我们穿的衣服都是一样的,黄色的,上面绣着牡丹。虽然看得不真实,但那牡丹真的很艳丽,我觉得他可能是某个组织的领头。”
“我跟着他到处走,他家特别大特别气派,金碧辉煌,跟宫殿似的。还有好多人,但样子不像是仆人。啊对了,他家有不少人也穿着跟我们差不多的衣服,怎么形容来着…对,金星雪浪。”
“他跟我说,我小时候特别可怜,梦里的我少了一根手指,是被人用马车轧断的。他还说什么,让我在他那里避避风头,因为我灭了常家满门。嗨,怎么可能嘛,就算是在梦里,我也不可能是那样的人啊,你说是吧?”

这么枯燥的讲述,我差点睡着,直到他跑过来戳了戳我,我才回过神来。
“至少在我看来,你不是那样的人。”

“唔,什么叫‘至少’嘛,根本就不是的啊好吧?”

拗不过他,我苦笑了一下,扬了下头示意他继续讲。

“那个男人好像要比我矮一截,噗哈,我觉得我就够矮了,他带着帽子竟然都没我高。我整天跟着他无所事事,我隐约记得他好像总是叫我‘成美’,君子以成人之美,不错不错。”
“到后来,他叫我帮他修复一个什么什么符?我不记得了,他说除了一个叫魏婴的人,就只有我有那个能力了。”
“喂…你不要闭上眼睛嘛…听我说完再睡,求你啦~”

他拽着我的衣角跟我撒娇,这是我第一次见男孩子撒娇,真的,好可爱。

“好我不睡,你继续说。”

那颗虎牙,绝对没错。果真是你。

“嘿嘿,那我就继续了。后来发生了什么我也忘了,只记得眼前一红,我胳膊就断了,真的好吓人,现在想起来心里还发毛。我好像还一直在说什么‘还给我,把锁灵囊还给我!’诶哥哥,你知道锁灵囊是什么吗?”
“断了胳膊的一瞬间我好像又回到了那个人的家里,金灿灿的,一点儿也没变。我看不清他的脸,但我知道他哭了,是为我哭的。一个大男人哭唧唧的干嘛,我断了胳膊都没哭呢…嗯…大概没哭吧?”

他说着说着从床头的橱子里拿出了两块糖,问我吃不吃。
一举一动,都一模一样。我不可能记错的。

“诶哥哥,你眉间竟然有一个红色的胎记,哈哈,好特别啊。”
“对了,我叫薛洋。唔…好像介绍过好多次了,每次都忘记。”他冲我吐了下舌头。
“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想不到,你竟然把前世忘的一干二净。就算在梦里,也看不清楚我的脸。

“金光瑶。”

by尔冬

我暗恋一个人,我终于亲手杀了他。

#限定首尾:我暗恋一个人,我终于亲手杀了他。
#薛晓
#回忆体

一.
我暗恋一个人。
他叫晓星尘。

我叫薛洋,我是一名杀手,上面安排我杀一个人,慢慢地,悄无声息地。
我为了达成目的,进了他的公司,成了他的下属。啧,给别人做手下的感觉真不好,难不成我生来就是给别人干活的料?

其实我也没想到,除了杀人,我在业务方面也挺有天赋。他要我做他的秘书。

这可是个好机会,这么久的努力没白费,赶紧完成任务回去交差。
老大为什么不让我一枪崩了他?这是我最常想的问题。

其实这样也好,抓住他的弱点,然后杀了他。

二.
大老板的应酬可真多。

我成了他的秘书之后,次次饭局都带着我,既不让我多说话,也不需要我替他挡酒。每次都自己喝的烂醉。

我不知道他家在哪里,因为他好像总是不信任我,每次喝醉,都让我把他送到附近的旅馆凑合一晚。
有一夜他抓着我的手,说让我当秘书并不是因为我的成绩有多么出色,只是因为喜欢我。

喜欢我。

那一晚我们靠的很近,我看清楚了他的眼睛,尝过了他的味道。
我的心竟然会跳的那么快。

只是第二天,他开始躲避我。
应酬也找各种理由带别人去。

厌恶我。
明明,是你自己说喜欢我。

三.
后来,我又找到机会,陪他应酬。
他可能认为我将那晚抛掷脑后了。其实并不然。

还是重复着相同的戏码。

“好渴。薛洋,帮我倒杯水…”
“好。”

他睡着的样子真好看。
那就一直保持这样吧。

凭什么。
你眼底尽是星尘,却容不下我。

是你亲口说喜欢我。
是你要占有我。
凭什么却要我全部忘掉。

我是杀手,但我也有感情。

你的眼睛我收下了。

你眼皮下凹的样子,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我终于,亲手杀了你。

—by尔冬 看到请夸我 让我膨胀一下—

关于薛晓

兔子先生——【薛晓】

薛洋「兽人」-兔子先生
晓星尘「幼化」-小孩

晓星尘在窗下发现了一只受伤的兔子。
他趴在窗边,盯着窗下的灰毛兔子看了一会儿,对着它说:“你受伤了,为什么不回家呢?”当然,兔子并没有理他。
晓星尘跑过去问宋岚—把他捡来的那位中年人:“宋叔叔,小兔子的家,在哪里?”
宋岚说到:“兔子的家,是月亮。”
————————
晓星尘光着脚丫跑到屋外的草地,把那只受伤的灰毛兔子抱回家里了。
那只灰毛兔的腿上有很多血,他看着宋岚有点生气的脸,把兔子举到宋岚面前说:“我…我们赶紧把它治好,它就可以回家了呀…”
宋岚看到晓星尘眼角有了泪花,便也那他没办法:“好吧,那你要自己照顾它哦,我可一点都不想管。”讨厌毛茸茸。
晓星尘得到了宋叔叔的准许,拽着兔子开心地在原地转圈,但忽然想到兔子腿上还有伤,便赶紧停下来了。
他从橱子里翻出药箱,手法笨拙地把兔子的腿包扎好。然后他找了一个小箱子,里面铺了几层棉布,给兔子做临时的小窝。
从那天开始,晓星尘便开始了漫长的养兔之旅——他连自己都需要宋岚照顾,更何况照顾一只受伤的兔子?
好在,这段日子很快就过去了。兔子的伤很快就好了,但它好像一天都不想多待,趁着夜深,便跑掉了。
第二天,晓星尘一大早起床准备喂兔子,却发现兔子不见了,他蹲在兔窝前面哭到打嗝。宋岚出门寻食材回来发现晓星尘缩成小小一团在兔子窝前面一抖一抖地,急忙跑过去,看到兔窝空了之后便什么都知道了。
“宋叔叔…我的…嗝…我的兔子不见了嘤…”晓星尘搓着哭肿了的眼睛,边打嗝边说着。宋岚边抚摸着他的后背,边安慰他说:“不许再哭了,你救了它,它一定会报答你,你们还会再相遇。”
————————
十年后。

晓星尘跟着宋叔叔过着轻松的林间生活,整日打猎摘菜,砍柴生火,就这么过去了十年,晓星尘从幼稚的孩童长成了少年。
样貌俊美,身形挺拔,虽然经常面无表情,却满是温柔。
这日,宋岚要回城市办事,晓星尘自己出门摘菜。虽然是长大了,但是整日被宋岚悉心照料的晓星尘,还是有点不喜欢在森林深处待太久,所以还没到傍晚,他就准备回木屋了。
心里正防备着野兽的忽然出没,就听到旁边的灌木丛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晓星尘心里这么想着。
他盯着灌木丛看,不知为何,他不想逃跑。
他慢慢走近灌木丛,另一旁的东西好像听到了脚步声,声音也变小了,像是在找时间逃跑。
既然是这样胆小的性格,估计不是什么猛兽吧…晓星尘心里放松了不少。
他隔着灌木丛冲对面的东西喊话:“喂…你…你是什么东西啊…你你…会不会咬我啊…那个…你受伤了吗为什么这么晚了还不回家啊…”絮絮叨叨地问了对面一大串问题,结果当然是没有得到任何答复。
“废话真多。”灌木丛另一旁的人声音非常沙哑,听起来很痛苦。
晓星尘也顾不上害怕,连忙穿过灌木丛,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穿着一身黑衣的男子。他的腿流了很多血,看起来像是被什么东西撕咬过。
“你等等,我去采药,你千万不要动,在这里等我!”
黑衣男子抓住他的手腕,说:“你…不记得我了吗?”
晓星尘被他忽如其来的一抓吓了一跳,想把手抽出来,结果他越抓越紧。
“哈哈,你总是这样…第一次见面,你是要帮我疗伤,第二次也是…如今第三次,还是。到底该说我是幸运还是倒霉?每次受伤都会遇到你…每次都是你…”他越说,头越往下低,把脸埋在胸口,叫人看不到他的表情。
见过面吗?是宋叔叔的朋友吗?疗伤?他在说什么啊,真是个奇怪的人。
“我叫薛洋。”说着,便把藏好的兔耳朵露出来,扑棱扑棱地。
“十年前你救的那只兔子,叫薛洋。”
——————————
在他还是一只小兔子的时候,总会梦到一些奇怪的事情。比如看到三个与自己不一样的影子在屋里谈笑,比如在月光下挥舞着剑的白衣人,比如一个扎着头发眼珠发白的小女孩……
待他再大些,便总会听到一句话:“死了好,死了才听话…”
如今,他则记起了所有。
他上辈子错的太多。
他上辈子欠的太多。
他上辈子错过的太多。
一切可惜,都发生的太多。
一切无可救药,都是他。
——————————
“喂,你不要动哦,马上就包扎好了…”
“嘶…”薛洋被忽然传来的疼痛从回忆中拉出来。
“忍一下,很快就好。”晓星尘的语气虽然温柔,但有一种不容反抗的命令感。
好吧,不动就不动。
上辈子欠你太多,这一世我也无法归还…

“喂,快躲起来。”从刚刚开始就一直没有说话的薛洋终于开口,眼睛盯着不远处。
“有蛇。你赶紧走吧,我无碍。”
“那怎么行啊…你还有伤,我走了你怎么办啊…”晓星尘一边收拾着纱布和药水,一边不放心地看着薛洋。
“你说,你是我之前救的兔子?而且我们面见过三次?为什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啊…”
“你不必知道太多,晓星尘。晓星尘…”
“你…怎么知道我叫什么?”
那双隐藏着万点星辰的眼睛,到最后却按在了别人的脑袋上。
薛洋永远不会忘记他的眼睛。
“你赶紧回家吧,我活不了多长时间的。”

“快走啊,你还在这干嘛?等蛇饿了再来咬你?”

晓星尘看到了薛洋胳膊上的血迹,怕是蛇毒已经很深入了…

“快点吧,趁天没黑,赶快回家吧。我不能跟你走的,我这一辈子啊,注定流浪在这森林里…”

“我也…好想家啊…但是我已经记不清我的家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了…”

“快回去吧,别让家长担心你。”

“快回去吧,别让我哭了啊…”

上辈子欠你的,这辈子还不清。
我多希望能和你度过余生,
我多希望能和你温一壶酒,
我多希望能和你分享我这么久以来作为兔子的感受。

“死了好,死了才听话。”

我这一生,注定一梦付黄粱。

关于卖火柴的小薛洋

基友供梗(。・ω・。)ノ♡
时间线设定在薛洋的胳膊被砍掉之后
就当那个时间有火柴吧(雾/////

——————
自薛洋逃出义城后,便也无人追杀他,大概是那悄无生息的十多年之间,人们都认为他死了。

他也居无定所,手里整日拿着一把火柴。困了就找个墙角歇息,饿了就拿买火柴挣来的一点钱买个干粮勉强充饥。这个灰头土脸、蓬头垢发的人,根本无人会意识到是十恶不赦的薛洋其人。

有一大雪夜,街上的人寥寥无几。寒风刺骨,破烂的衣服无法挡住凛冽的寒风和冰雪。薛洋找了一个墙角,蜷缩着,却依旧瑟瑟发抖。

他看了看手中握着的火柴,抖着手点亮了一根——费了半天劲,毕竟一只手,总是不济两只手的灵活度。

他看到了曾经每日在桌角出现的糖果——是晓星尘给的,真是把他当小孩子了。

第一根火柴很快就被熄灭了,回忆也只是一闪而过。他好似很着急,又点亮了第二根火柴。

他看到了阿箐——那个整日和他斗嘴、整日装瞎的女孩。她总是围着道长转来转去,而薛洋只能压着嗓子与道长交流,想想真是可笑。

第二根火柴也是很快就熄灭了,他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晓星尘的脸。

他疯了似的点亮了手中剩余的一大把火柴,一团明亮的火焰在漆黑的深夜中发光。

这次,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白衣飘飘,从远处慢慢走来。虽说眼上缠着白布,却方向明确,毫无偏差地走到了薛洋的面前。

他蹲下来,向薛洋伸出一只手。手里,有一颗熟悉的糖块。他眼上的白布渗出一丝红色,慢慢地对薛洋说到:“我们,一命抵一命。”

薛洋眼里含着泪,却是幸福的表情。奈何,无论多么幸福多么热泪盈眶,晓星尘也看不到。

他伸手去触碰那个近在咫尺,实际却遥不可及的手掌,说:“好。”

第二日,人们在墙角发现了一个独臂少年的尸体。他手里握着一把燃尽的火柴,嘴角挂着微笑。

深夜发一波段子

咳其实这个段子本想写薛晓的
但觉得比较适合冰秋
不会有严重ooc
但肯定是会有的|・ω・`)

————
说起来,沈清秋到这所学校来做校医,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若是能走,就再好不过了。沈清秋整日这么想着,但也只是想想而已,因为他根本走不了。

自打他待在这所学校的第一天起,他每天都会看到那个人——一个连手指头上生了倒刺,也要找校医来帮帮忙的洛冰河。

起初沈清秋只是觉得,这孩子大概是娇生惯养习惯了罢,一点小伤就受不了。

但是很快他就被打脸了,什么娇生惯养??都是狗屁。

因为他亲眼看到洛冰河在操场上摔到膝盖流血又爬起来撒丫子追着同学打了一阵的场面。而后又一副虚弱的样子扶着医务室的门,一脸快哭出来的样子看着自己。

当真是这小丫头片子(划掉)还有两幅面孔…

伴随着蹦哒的身影而来的,还有每天一句(×N)的日常问候。
“沈医生,今天天气不错耶,午饭吃的什么?食堂不好吃我可以给你做便当的哦。”
不要,食堂就很合胃口。虽然沈清秋拒绝了,但还是蛮想尝尝洛冰河的手艺,毕竟如此有自信,大概不会差。

“沈医生,天气热一定要开空调不要热着自己嘛。”
其实是自己想来蹭空调并且和沈清秋单独相处。

“清秋,你这桌椅旧成这样,明天给你换一套新的。”
虽然知道你爹是学校领导,但是不要一本正经的对着一个比自己年龄大这么多的人叫出这么暧昧的称呼好不好??

“沈医生,…”
“清秋,…”
“沈医生,…”
    ……
乃称得上是魔音不绝于耳,整日听得,竟似有些着了魔。

这日,沈清秋正站在窗前发呆。

人未见,声先到。如此,只有洛冰河了。深清秋没动,仍然对着窗户发呆。

沈清秋也搞不懂为什么他总是像橡皮糖一样粘着自己。但说搞不懂,也是自我安慰。只要有眼睛,都能看出来洛冰河对沈清秋是什么心思。

沈清秋也曾想过这种可能,但总是被“这孩子也太早熟了吧??”的老年人思想否定。

洛冰河急匆匆跑进医务室,还没等沈清秋回头讲话,便从背后抱住了还在发呆的他,把头埋在他的颈窝里,过了一回儿才平复了急促的呼吸。

沈清秋见他这副样相,也有些担心,侧着头问道:“现在感觉如何?”
洛冰河答:“胸口疼。”夹着哭腔,惹人怜。

沈清秋转了个身,用手轻轻拍着洛冰河的后背,他的头还是埋在自己的颈窝里,发丝搔地他有点痒。沈清秋问他:“之前没有过这种症状,是吗?”
他答:“有过。”有过,那为何每日往我这里跑,却不曾提起?沈清秋心中难免有些失落,但还是没有表现出来。
“去医院看过吗?”
“看了。”
“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洛冰河刻意顿了顿,抱着沈清秋的那两只手又紧了紧,才把头一抬,贴在沈沈清秋的耳朵上说,“医生说,缺个你。”

沈清秋这一生走过最长的路,就是洛冰河的套路。

————
ps.本来想写一个很短的段子没想到叨叨了这么多( ˘•ω•˘ )如果我写的有什么问题,请一定一定告诉我,我会改正哒!!还有哇,在码字的时候好多次把沈清秋打成沈球球,这貌似是个不错的称呼✧٩(ˊωˋ*)و✧

存一个文笔特别特别不成熟的薛晓段子( ˘•ω•˘ )等放假好好写。
大概是,
晓星尘转世,薛洋重生,
晓星尘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是薛洋记得清清楚楚。
跟太太门的文没法比QwQ希望多多提建议给我QwQ九十度鞠躬谢谢你们!!!

自己改了一个表情包
忘羡邀您一起哈啤